新聞搜尋

美國加息 難越兩座大山

2018年1月12日 9:00

中原地產亞太區副主席兼住宅部總裁陳永傑

2017年已成過去,展望將來,投資市場極度關注美國今年會否大幅加息。但筆者預期美國加息面對座大山,難以逾越,分別是高負債及低通脹,所以相信美國聯邦儲備局即使勉強加息,亦加幅不多,置業人士毋須過慮。

聯儲局在過去6年,不斷表示希望加息,加息的原因很簡單,是為下一次減息作準備,目的是救市。如果美國不做推高息口的動作,不展開利率正常化手段,一俟美國以至全球政治經濟環境有甚麼三長兩短,息口仍然低企在0-0.25厘水平的話,便減無可減,救無可救。無疑地,美國可以像日本及歐盟一樣,實施負利率政策,但相信美國不想行到這一步,絕招是不能隨便使出,多用就會失效。

6年來,美國只能2015年底這兩年才落實加息,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只加得5次0.25厘,才加到1.25厘,但香港完全沒有跟隨。投資市場的股市、樓市及匯市等從來都對加息顯得敏感,尤其是牽動全球神經的最大政經國家美國,所以,市場極度關注今年美國的息口走勢。但因美國面對高負債及低通脹的兩座大山,很難逾越,再大幅加息的難度愈來愈高。

美國總負債最近經已升到突破69萬億美元,升勢凌厲,如果繼續大幅加息,政府及國民的息口擔子只會愈來愈沉重。美國自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展開了3次量化寬鬆之後,竟然不能引發通脹重臨,其原因之一便是美國負債太高令消費疲弱所致。再大幅加息,只會令國民的消費力繼續下降,通脹反彈力度更弱。儘管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的稅改通過,卻會導致負債惡化,政府又要減省其他部門開支抵銷,相關職員隨時要節衣縮食,反過來又可能壓抑消費及通脹。

國際油價低迷也是一個低通脹的原因,現今油價大約是每桶62元,比起2008年的歷史高峰147相差甚遠,年前曾經更低見30美元以下,不容易刺激通脹回升。

美國近年更由石油消費國變成石油生產國,本身也有大量石油出產,令油價格長期受壓。其中頁岩油的生產成本,去年中經已下降至每桶16.5美元,拖低油價,令石油輸出國組織呼籲油組成員及非成員減產來穩定油價。油價難升,通脹何來?

美國面對這兩座大山,不易越過。沒有通脹承托的加息,儘管聯儲局加得到也很難加得多,否則講了6年的加息也不會在這兩年才緩慢地落實。所以,投資市場的樓市及股市,所受的加息威脅不大,尤其是香港,預期在新一年繼續得到投資者支持,升勢持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