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搜尋
人物/專題

夫婦日做15小時捱足半年 創新烏冬闢出新血路

2017年12月13日 11:00
上一篇

人人賺錢目的都是為圓置業夢,偏偏Andy和Maggie兩夫婦卻反其道而行,即使賣樓亦堅持自己創業。雖然創業初期不被看好,甚至受盡冷言冷語,卻未有放棄,日做15小時,生意漸有起色,半年前開業的上環分店亦已極速回本。

遊走在上環文咸東街及永樂街一帶,沿途不乏各式食肆,而這家透着暖暖黃光的日式餐廳,瞬間鎖住我遊離的腳步。甫進店內,感覺比想像中更愜意。木色為主調的店面,飾上各種和風擺設作點綴,其中一隅闢作半開放式的用餐空間,以懷舊日式木屋為主題,充滿放鬆溫暖的氛圍。

「歡迎光臨!」眼前的女士,正是餐廳的負責人Maggie,而這家小小的日式餐廳,便是由她和她的丈夫Andy兩人所共同創立,一磚一瓦、一枱一凳,皆由他們一手一腳打拼回來的。談到他們的心血,最初竟是將辛辛苦苦儲錢多年買來的物業變賣套現換回來的。

寒暄過後,Maggie徐徐道來他們的創業史︰「創業之前,我們一個做美容,一個就做酒店,經常都要開會,各方面壓力令到整個人都好不開心,當時我先生又經常病,然後又瘦得好利害,最後連皮膚都出現問題。所以我就想,既然我們都有壓力,與其別人給我們壓力,不如我們自己出來創業,可能會成功呢?」

可惜要由零去創業並非易事,其中「錢」,便是他們第一個要面對的現實難題。Maggie和Andy算過開業資金,由舖租、裝修、食具、廚具、食材、人工、牌照等等,林林總總的零星投資額合共近百萬。但為了改善工作環境,二人亦決定破釜沉舟,賣樓創業。

他們首間日式餐廳「八沢Hachi Sawa」正式於2012年落戶於筲箕灣。雖然該區是香港美食集中地之一,而日式美食更是絕大部分港人心頭好。不過,由於他們主打的忌廉烏冬非主流日式食品,因此於開業初期生意並不理想︰「最初半年守得好辛苦,因為我們煮的食物不是傳統日本食物,又比較另類,好多客人都未見過,未必可以很快地去接受,每日生意可能只有數百元。但即使如此,你也要繼續着個租金、人工,而你每日出品的材料也要保持是新鮮的。」Maggie憶述。

為了改善生意,Maggie和Andy開始到街邊派傳單拉客,只是過程中仍然聽到不少冷言冷語︰「街坊、旁邊舖的人都會叫你不用再印傳單,因為很快就會執笠,之前對上幾間也是很快就結業,所以好多人試都未試就已經否定了我們。」 Maggie續說,「反而我覺得這些說話也算是鼓勵,是個動力,我告訴自己『不能被看死,我一定要得!』,將如此辛苦地儲錢的物業變賣,其實比其他人自己本身已擁有一筆資金去創業,是會更加珍惜那個工作環境。或許我們沒有賣傳統的面鼓湯、蕎麥麵等等,但我們勝在會努力去嘗試,去打造屬於我們的品牌。」

「的確是要放好多心血去守,可能每天7點多回到舖頭準備,直至做完所有工作再收舖,其他員工都已經回家了,你10點多才可以下班。」放下老闆身段兼日做15小時,守足半年後,「八沢」生意漸上軌道,而其主打的忌廉烏冬,亦憑着濃而不膩的湯底、彈牙「唔粉」的烏冬亦一傳十,十傳百,成為鎮店招牌菜之一,加上通漲下亦5年不加價,當中的小店人情味更是贏得新舊食客「食過返尋味」,因此才於半年前開業的上環分店,亦已極速回本。

縱然創業路並不平坦,但回想過去種種,夫婦二人很感恩沿路上遇上不少貴人與其攜手走過,而他們所說的貴人,正是「八沢」的員工們。訪問那天,Andy和Maggie多次感激員工們對「八沢」的付出,特別是Teddy和Henry兩位,細問之下,發現他們竟然分別辭去原本的工作和停學來幫手。

「其實我未見過有公司的老闆是8點鐘起床,比我還要早幾個小時回去準備湯底,這種精神好難可以在一些大型連鎖公司中看得到,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事情。」這位90後Henry,中學畢業後對前路感到迷茫,於是半工讀再行打算,後來機緣下到「八沢」兼職,眼見Andy和Maggie對工作充滿熱誠,深被感動,加上在工作過程中找到人生方向,遂決定停學一年,全力為他們打拼。至於80後Teddy,則是Andy的前同事,同樣被兩位的親力親為所打動,因此辭職到「八沢」幫忙。

正因有一群好同事,Andy和Maggie表示,即使目前「八沢」再擴展至第3及4間分店亦是十分穩健,因此為答謝他們的付出,員工的福利亦是「八沢」未來發展中重要的一環︰「這2年間我們仍會繼續去打拼我們的事業,會繼續多投放心機和時間;但當2年後,我們的目標是還原基本步,希望我們和其他同事都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陪伴家人,我們會再進一步優化他們的薪金和假期,好希望能夠與他們分享到『八沢』的成果,這些都是我們的理念。」以誠待人,用心做事,相信就是夫婦兩人成功之道。

BOX:
雖然「八沢」店面設計充滿懷舊風情,惟提供菜式並非傳統日本菜,主打菜式皆引入新元素,而且配搭及用料均明顯花過心思。以其招牌菜忌廉湯烏冬為例,則是由Maggie自家創作及研發的︰「自己本身很喜愛吃日本菜,但太傳統的定食、燒清魚又未算很吸引我,而且我又不喜歡去抄襲別人,所以後來我就想將我們的菜式變得Fusion一些,這樣帶出來的感覺又會更新鮮。現時食物上的醬汁、湯底等,都是自家調製的,這樣才是真真正正『八沢』出品的。」

Maggie遞上了黑松露忌廉海鮮烏冬讓我嘗嘗。甫上餐桌,忌廉湯底香氣已撲入鼻孔。先試試湯底,口感滑順,濃而不膩;再用筷子翻了翻碗中物,帆立貝、三文魚等海鮮均十分足料。最令人驚喜的是烏冬本尊,是由「八沢」自家手打,因此彈牙有質感,有別於坊間一般「好粉」的口感,連屬於「拉麵派」的我,這次也要給烏冬投下一票。

Maggie笑說,不少客人吃過「八沢」烏冬後,也對烏冬完全改觀,最初菜牌只提供2至3款烏冬選擇,後來愈來愈受歡迎,後來逐漸加至現時十多款口味,未來更有意以專門店方向發展。

這道燒牛扒亦是焦點之一,咸淡適中,最貼心是附上蕃茄和沙律菜作配菜,吃完肉後又可以清清口腔味蕾,再試下一道菜。 

撰文 : 梁鑑章 (剪接),曾有為 (攝記),盧楚翹 (記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