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搜尋
人物/專題

90後接棒55年老舖 承傳廣東理髮手藝

2017年10月12日 11:00
下一篇

廣東理髮講求快、靚、正,常見於橫街窄巷之間,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特色行業之一。可惜在時代交替下,該類理髮店已逐漸式微。90後的劉嘉誠(Mark),是愛群理髮的第2代傳人,因不忍老父多年心血及手藝無以延續,遂於兩年前決心接手這家逾半世紀的廣東理髮店,並希望將廣東理髮文化發揚光大。

1962年創辦的愛群理髮,自開業以來便一直紮根在灣仔春園街的一條小巷之中,由90後劉嘉誠(Mark)的爸爸劉師傅所創辦,是香港碩果僅存的廣東式理髮店之一。以歐美概念來說,該店亦屬於Barber Shop一種,以男性作為主要服務對象,與舊上海理髮相比,廣東式理髮店沒有服務,強調基本實際,主要分佈在街頭巷尾;跟現時流行的髮型屋更是不一樣,只提供幾種固定髮型,如油頭、剃光頭等以供選擇。

劉師傅數十年前在鄉下學藝,其後在港開業,一生對廣東理髮文化抱有執著,而愛群更是劉師傅畢生的心血,縱然廣東理髮隨時代逐漸式微、老師傅們一個接一個退休、亦常被路人不負責任地戲謔稱作「剃頭佬」丶「飛髮佬」,但劉師傅仍舊不願放棄這門傳統手藝。Mark不忍老父的心血無以延續,逐決心學習理髮剃頭。

當時Mark仍有一份攝影師正職,但每逢周末都會到店裡幫忙。正當人人以為子承父業是件美事,劉師傅卻不以為然,最初更是大力反對。歸根究底,都是愛子心切,不希望兒子被別人標籤「沒出色」、「讀書不成」,更不希望兒子像自己一樣被人看不起。劉師傅堅決不教,Mark便向其他老師傅學。此時劉師傅又不願意了,心想沒理由跟別人學也不跟自己學吧?最後劉師傅屈服了,Mark也辭去攝影師工作,全身投入愛群。在2014年初,Mark正式接過家業,在劉師傅去世後,洗頭、剪髮、剃鬍鬚、採耳,到打掃或客戶服務等更是一腳踢完成。

只是要在香港地堅持傳統手藝並不容易,青黃不接、生意成本不斷上漲、年青人對手工的看法等都是Mark所面對的難題。而且劉師傅所擔憂的事亦逐漸在現實生活中發生,「曾經有個少婦,帶她的小朋友行過,見到我就說:『你看看哥哥,讀書不成,就要在街邊幫人剪頭髮』,又有好多人說(接手愛群)不可行,叫我放棄,亦都試過被人當面問候娘親......」面對旁人惡言打擊,Mark只記得劉師傅對廣東理髮文化的執著。

Mark憶述,直至臨終當日,爸爸依然如常地為客人理髮,彌留昏迷時更仍握緊剃刀,在這樣的一份堅持面前,任何的冷言冷語也顯得微不足道,更是以支撐Mark至今的原因。「可能這是一個責任,因為這門手工藝不單是我一個人的」他說。

「我的理念是,客人入到來愛群,我就要對得住他。除了當下盡可能貼合他的要求之餘,亦要在他下次光顧時,在服務上有所提升,要永無止境地提升。」愛群雖有Facebook及Instagram專頁,卻甚少更新,因為Mark一直相信單靠一張相,無論如何都不及專注做好口碑更實在:「人人在用主流的方法去做,是否代表我們也要用同樣的方法呢?為什麼要被人牽住鼻子走?我不甘心,其實心態好重要。結果我自己試著試著,(生意)又真是有點眉目,哈哈。」

Mark以默默行動作為回應,終於獲得客人的認同。「最深刻一次是,有個外國客人來找我幫他刮光頭,做左一半,我問他是怎樣知道愛群,知道我的?他說是朋友介紹,同時又給我看張照片,照片是美國海軍俱樂部所,那裡有塊通告版,版上有我的卡片。他看到了,碰巧又要來香港探朋友,所以就來找我。」他透露,現時外國客人佔整體生意約三成,來自非洲、美加、日本台灣、甚至斯里蘭卡等各國的商務客也會慕名而來。「你知道嗎?見到自己的作品在街上走來走去,這個滿足感是錢以上的,自己用心做就總會有人欣賞。」他笑說。

又有一次,愛群被政府評定為非法建築而需要搬遷,當時就有位有私人司機接送的老人家,專程來到愛群門口跟Mark打氣:「他叫我支持住,加油,如果有需要搬到大點的地方,他可以象徵式$1租地方予我。中國人都覺得過年前要開開心心,所有煩惱要解決先可以過年,而他這番話就是趕在過年前跟我說的。雖然當時我已找到另一個地方而婉拒,但亦都好感恩。」

雖然有人為Mark雪中送暖,但不是每個人也有這般待遇。他感言,現時仍有好多廣東理髮的老師傅不為外間重視,因此在能力所及的情況下,他每月亦有邀請這些老師傅到店裡以表演形式去為客人理髮,讓他們對自己有所肯定。

「芸芸眾生,孰不愛生?愛生之極,進而愛群。」這是Mark認為店名愛群的由來,亦是對愛群的期望:「簡單來說,就是以生命影響生命,希望以愛群和我的經歷引起社會對香港傳統手工藝的共鳴,如木工等等,亦好希望大家知道,廣東人也有屬於自己的理髮文化,並不只有外國傳來的Barber Shop才是香港的理髮文化,而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本土文化,其實一早已經在大家身邊,只是大家走馬看花燈。」

仿如時間停流住一樣的理髮店--「愛群理髮」二三事

愛群理髮至今已有55年歷史,與其說是一家「店」,實際亦只是在春園街某條後巷中,闢了一個有蓋的地方,朝行晚拆。「店」外掛著以白底襯紅字的招牌,而「門」邊亦漆上全球髮型屋通用的紅綠白花柱,分外醒目。

「店」內布局一目了然,只有一列鏡子、一個陳列櫃、三張舊式理髮椅、一個洗手盆、一堆理髮用具,以及一些鬚前鬚後水。店內有好些用品動輒也有數十年歷史,如理髮椅踏腳上的字,早被磨得模糊不清。這樣的一間理髮「店」,不設刺鼻的漂染劑化學味道,卻許你點點舊時情懷。

不過,愛群舊店始終不合符本港建築條款,因此在拆遷前,Mark要預早找個新地方。拼搏數年,新分店在本年3月開業,落戶在灣仔二級歷史建築動漫基地一個地舖,面積比老店大約四倍。Mark說,與老店不同的是,前者目標客群主要是基層及遊客,收費亦不過百元,新店則以年輕人及中產客作主要對象,以預約方式經營,收費則由$400至$700不等。Mark說,這類客群對理髮有一定要求,希望藉此進一步將廣東理髮宣揚。

記者問,兩間店,豈不是要兩頭走?「沒辦法,那裡是爸爸開始的地方,在清拆前,點都會做下去。」Mark說。

 

 
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
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